史話》巴黎求偶絲巾(劉良升)

史話》巴黎求偶絲巾(劉良升)

巴黎求偶絲巾。(圖/劉良升提供)

人形之国

1997年9月,甫結束一段遠距戀情,且在直屬老闆工程部林經理的鼓勵下,正在展開和期待另一段火花迸發的我,奉派前往荷蘭分公司出差,並利用出差的公餘,在週五下午搭上TGV高鐵列車前往法國巴黎,獨自去親近這座充滿浪漫氣息的花都。

一宿過後的週六早晨,乘地鐵抵達巴黎艾菲爾鐵塔,只見醒目的人龍,呈一字長蛇陣蜿蜒擺開,長隊裡的遊客們翹首依序地等待登上鐵塔的電梯,好攀爬至鐵塔上的瞭望臺,由於時間的限制讓我打消了登塔遠眺的念頭,乃逕自前往塔底的販售部閒逛。商店內人聲鼎沸,耳邊充斥着世界各國語言,我突然眼前一亮,注意到一對年約五十開外,慈眉善目且操持美式英語的白人夫婦,乃趨前搭訕小敘一番,並直言我正在追求一位年輕女性,懇請從女性角度,點撥我這隻所謂的「單身狗」一番,好選購適當的紀念品攜回。這位高貴的美國婦人不加思索,落落大方地迴應:「Scarf!」(絲巾),且引領我前往展銷絲巾的掛架區。

重生之破爛王 鋒臨天下

在連聲致謝後,我發現該處的一款絲巾圖案是以艾菲爾鐵塔的造型爲主角,伴以其他七處巴黎著名景區,諸如羅浮宮、聖母院等的圖像作爲搭配,再佐以這些圖案簡單的法文標示,這種式樣最深得我心。下一個接踵而來的問題就是要買幾條?我當時正值而立,心中揣測鄙人資質魯鈍,即便再呆拙不才,先準備個5條絲巾,在往後的「求偶」需求中一一送出,加以老天垂憐,總是可以尋覓到「真命天女」吧!所以蒐羅僅存我最鐘意的橙色絲巾後,再挑選了粉紅色絲巾充數,一共5條絲巾不多不少,和我一道從巴黎經荷蘭,飛回了臺北。

海虎潜舰6官兵落海 总统前往左营海军舰队指挥部

回到了臺北,馬上送出了第一條絲巾給同事楊小姐,有緣無分的宿命在不久後就終止了繼續約會的行程。後來我派駐大陸蘇州廠工作,遇見了在地的鄔小姐,乃戮力追求,也從箱底中取出了「壓箱寶」第四條絲巾,在一個花前月下的夜晚相贈,至此,躊躇滿志的我,心中篤定那位「Miss Right」就是蘇州的她了!

我什麼都懂 小說

未幾,在一個雲淡風輕的夜色下,於蘇州工廠宿舍內,與即將歸建返回臺灣總廠的同寢室室友魏兄促膝長談,突然話鋒一轉,我想到求偶絲巾的階段性任務既已完成,「留之無益」,乃從箱底取出第五條,也是最後一條絲巾,贈與魏兄的夫人留念,也永志魏兄與我兩人在蘇州打拚的革命情感!

上個週末,趁隙與目前定居臺南的魏兄,在電話中暢談往事。我提到太座目前暫時找不到編號「第四號」的巴黎絲巾了,心思縝密的魏兄連忙將魏大嫂保存的編號第五的絲巾相片寄送給我。我凝視着絲巾照片,這件標識着鄙人昔時「人不輕狂枉少年」的癡狂歲月,和與魏兄超過25年的好交情,不覺莞爾!爲文紀念。

长期怀恨在心 男推友人妻入水沟还掐死她遭判12年

拐个妈咪带回家

旗艦級全罩式降噪耳機Beats Studio Pro亮相!支援空間音訊、無損音訊播放功能

唐老鴨【英語】

遭呛「边抹红边吃红?」 许智杰怒回钟易仲:有种别打问号